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中心欢迎您!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沙龙
全面抗战80周年:史料史实若干问题 ——中心学术论坛暨第五十二次学术沙龙活动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17-05-2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抗战大后方研究中心 张海滨   浏览次数:

522晚,抗战大后方研究中心邀请了我院杰出校友、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的徐勇教授作客中心开授讲座,就“抗日战争研究”问题和与会师生分享了其研究成果和治学经验。

2017年是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此前教育部相关文件已经在中小学教材上一锤定音“抗战十四年”的说法,引来学术界广泛的讨论和争议:以中国社会科学院为代表,坚持8年抗战的说法;以中国军事科学院为代表,力主14年抗战的定义。两大学派“针锋相对”,对学界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徐勇教授针对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也解开了在座历史研究者心中的疑团。

徐教授认为,中国抗战开始的起源,最初是国民政府官方何应钦在其著作《八年抗战》中提及的,随后得到当时国内的一致认可。新中国成立后,新政权也援引了这种说法。徐教授指出,无论国共政权,都是以“主要执政者的态度和国家整体综合力量的针对”来判定抗战起源时间的。“十四年抗战”的提出,是“随着抗日战争史研究推进”和引用“日本学界、日本学者”和日本官方的说法后,对抗战研究的发展和补充。徐教授从“民族抗战和日本侵华史的角度”,支持“十四年抗战的说法”。他还特别强调:“作为中国人,必须端正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是日本侵华的开端观点”,这是毋庸置疑和不可否认的。

1937年,作为全面抗战的开始,是“各个学派公认的”。徐教授专门对此做了详细的论述,从卢沟桥事件的两个源起问题:“士兵失踪”和“不法枪声”,徐教授引用大量的中日资料和日本学界研究成果,深入浅出地剖析了日本对发达卢沟桥事变蓄谋已久的阴谋,有力地驳斥了国内外学术界关于卢事“偶然性”的论调。由于各种原因,80年来,卢沟桥事件的问题,“国内外和海峡两岸都没有解决”,徐教授殷切希望“在座的莘莘学子快快长大”,肩负起历史的责任和学术的传承。

紧接着,徐教授又从日本这个国家的发展史纵向分析了日军全面侵华的渊源。徐教授说,日本在“明代以前,几乎没有多少文明历史”,它的文明发展是受到“中国的影响,从韩国传入日本国内的”。由于近代日本强劲的发展势头和本身资源等限制,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丰台事件”是卢沟桥事件的序幕,徐教授用日军军部编定的书目和当时日军军官的著作等大量翔实的原始史料,从理论和现实上再次论证了卢事的必然性:日军“华北驻军由临时变为‘永久驻军’”,与关东军“同格化”。

最后,徐教授讲述了国民政府的对日外交政策,“九一八”事变以后,国民政府便做好了组织抗击侵略的准备,先后选定两个陪都:西安、重庆。徐教授认为,“定都重庆,是当时作出的英明、正确的决策”,它奠定了中国的坚持和胜利基础,“英雄的重庆人民”和四川军民,为抗战做出了莫大的贡献。四川的“8年抗战”也从重庆作为陪都开始了。

徐教授最后总结,无论学界怎样争执,“日本侵华都是从1931年开始的”,减少学界分歧的唯一方法,就是用“抗战时期”来代替“8年或14抗战的说法”。

在讲座互动环节,中心和文学院青年教师张武军、陈志刚、王刚等纷纷就徐教授的讲话作出学术回应,提出自己的问题和见解。其他同学也踊跃发言,徐教授耐心细致回答,解决了同学们的疑难问题。

本次沙龙活动由张守广教授主持,文学院张武军教授,中心王刚老师、陈志刚老师、杨宇翔老师,历史文化学院古代史方向侯振兵老师,乡村建设学院李军老师以及中心硕博士研究生三十余人参与了活动。

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西南大学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

                         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中心    

                                                                                          2017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