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先进事迹 > 正文
支援路上的“领头羊”——宋乃庆
发布时间: 2015-11-20 07:13:3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支援路上的“领头羊”

                          ——记西南大学原常务副校长宋乃庆

西南大学原常务副校长宋乃庆同志,在分管对口支援工作四年多时间中,从思想认识上高度重视、从实践措施上具体落实、从制度体制上健全保障,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实际行动,有力的领导和推进了学校的对口支援工作并取得了显著成效,西南大学也因此得到了教育部和受援学校的肯定。

高度重视,工作上全力以赴

在学校接受对口支援任务之初,很多教师甚至一些干部对对口支援工作的认识都不到位,有人认为对口支援工作增加了学校的负担,学校出钱出力,得不偿失;有人认为对口支援工作是上面硬压的任务,学校虽然接受,但可以应付了事、勉强交差;有人认为对口支援工作是学校甚至某个部门的事情,与学院、老师关系不大。

针对这种认识层面的思想混乱,作为西南大学对口支援工作的具体领导者、一个经验丰富的高校管理者和教育工作者,宋乃庆深知从思想上教育引导、使大家真正高度重视、统一认识,对推进对口支援工作起着重要作用。因此,他没有以学校领导的名义、高高在上,硬性要求部门和学院必须推进,也不是通过发一个文件、作一次讲话的简单方式强制推进,而是不厌其烦的召集有关部门和学院负责人开会,宣传对口支援工作的重要意义,让大家真正意识到,对口支援,不仅仅是支援帮助受援学校的建设发展,也对学校自身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宋乃庆同志在学校大小会议、不同场合,经常给同志们说,教育部下达给我校的对口支援任务,是对学校的信任和支持,也是国家交付给我们的政治任务,虽然我校的对口支援任务很重、困难很多,但我们一定要克服自身困难,举全校之力、集全校之智,圆满完成各项对口支援任务。他还要求学校有关部门和学院的干部教师,要切实把对口支援工作作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创先争优活动的重要任务来抓,作为推动西部高等教育稳步发展、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进步的社会责任来抓,作为学校自身建设和长远发展的内在工作来抓。在宋乃庆同志的不懈努力下,对口支援工作逐步得到了广大干部教师的理解和支持,并在全校范围内形成了人人关心对口支援工作、人人支持对口支援工作的良好氛围。

亲力亲为,行动上勇为先卒

对于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光是思想上重视还不够,还必须落实到行动上,体现在实际成效中。为加强对对口支援工作的领导,宋乃庆同志提议由学校校长亲自担任对口支援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他任副组长,具体负责整个对口支援工作的领导协调,学校党办、校办、组织、人事及相关职能部门领导为成员的对口支援工作领导小组,统领协调全口径的对口支援工作。

领导小组经常召集会议,研究部署有关工作、深入到受援高校调研,宋乃庆同志虽然分管部门多、工作任务重,但只要是对口支援的会议和任务,他再忙都要挤时间来参加;只要是受援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到学校来,他再累也要陪同接待;只要对口支援工作遇到了困难,他再难也要协调学校和有关部门和学院积极解决。在学校承担对口支援西藏大学任务时,宋乃庆同志在明知自己身体不适的情况下,依然冒着生命危险,带领学校有关部门和学院的干部老师,参加了教育部在西藏大学召开的对口支援工作会议,开会途中多次因为身体不适而差点昏倒,时任教育部部长周济同志对他的毅力和精神,在大会上就给予了高度评价。

2010年,在学校接受对口支援毕节学院的工作任务后,他又两次带队不顾长途奔袭赶赴毕节参会和调研,并在贵州向教育部袁贵仁部长作了工作汇报,承诺举全校之力、集全校之智,圆满完成教育部交付的对口支援任务。宋乃庆同志对对口支援工作的一腔热情和努力付出,得到了毕节学院领导和师生员工的高度赞扬,也得到了教育部袁部长和有关部门领导的肯定和认同。

稳抓稳健,制度上献策创新

任何一项工作的开展,仅靠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必须要有一套完善并行之有效的长效机制和制度作保障,才能不断发展、不断创新。宋乃庆同志高度重视机制制度对对口支援工作的重要作用,除了建立对口支援领导小组工作机制外,他还要求学校在与受援高校签订对口支援系列协议的基础上,相继制定了《西南大学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口支援新疆 西藏工作的意见》、《西南大学援疆(藏)人员待遇的暂行办法》、《西南大学支边毕业生奖励办法》等多项管理政策,从提高认识、统一思想、目标任务、政策措施及明确责任等方面对全校教职员工特别是有支援任务的学院和职能部门提出了具体要求,要求在精品课程、学位点申报、学科建设、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培养、校园网络及数字化教室建设、图书资料等方面给予受援高校大力支持和帮助。

在对口支援的漫漫长路上,宋乃庆一直起着“领头羊”的突出作用。在他的积极努力下,西南大学对口支援西藏大学、和田师范专科学校、毕节学院等各项任务都取得了显著成绩,受援学校真正达到了教育部提出的人才培养质量、师资队伍水平、科研创新能力和管理服务水平的“四个显著提升”。他也深深认识到,这些成绩的取得当然不仅仅是其个人的功劳。他常说:“我只是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自己的责任,对支援工作做自己应该的努力而已。”他说,如果学校因为圆满完成了对口支援工作而受到了国家和社会的肯定和支持,如果受援高校因为得到了西南大学的支持而加快了发展,他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自己个人拿不拿先进、得不得光荣无关重要!当学校研究决定推荐他为教育部对口支援工作突出贡献个人时,他极力推辞并明确表态,虽然自己现在已经离开领导岗位,但仍然会一如既往的关心支持对口支援工作,只要是对口支援工作的需要,他会以一名教授的身份,重新投入到对口支援这项使命光荣、责任重大的行动中来。